• <tr id="lmcnj"><nobr id="lmcnj"><delect id="lmcnj"></delect></nobr></tr>
  • <ins id="lmcnj"><video id="lmcnj"><var id="lmcnj"></var></video></ins>
        <noframes id="lmcnj"><small id="lmcnj"></small></noframes>
      1. <code id="lmcnj"></code>
      2. <noframes id="lmcnj"><small id="lmcnj"></small></noframes>
      3. <menuitem id="lmcnj"></menuitem>
        <kbd id="lmcnj"></kbd>
      4. 未登錄

        開通VIP,暢享免費電子書等14項超值服

        開通VIP
        再見了,喜劇天王

        喜劇里的笑,既否定又肯定,既埋葬又再生。

        ——巴赫金


        近日,第40屆香港電影金像獎宣布了一個重量級獎項——

        終身成就獎。

        得主,是有“喜劇之王”美名的許冠文。

        熟悉他的人,一眾高呼。

        “許爺實至名歸!”

        不熟悉的人,則滿臉不屑。

        “有沒有搞錯 ? 喜劇之王不是周星馳嗎? ”

        確實,對于Z世代而言。

        他們的記憶里,在喜劇領域獨占鰲頭的,一直是周星馳。

        然而在周星馳還未發軔時。

        “許冠文”這三個字就早已封神。

        但凡有他參與的影片,隨便拎出一部,都成績斐然。

        上世紀整個七八十年代。

        他是喜劇的代名詞。

        喜劇以他為風向標。

        那時,被譽為“東方好萊塢”的香港,有幾大法寶。

        武俠片。

        喜劇片。

        功夫片。

        警匪片。

        僵尸片。

        這其中,只要提及喜劇片,都繞不開許冠文之名。

        作為演員,他有大波擁躉者;

        作為導演,他的片叫好又叫座。

        1982年,首屆香港金像獎的頒獎典禮上。

        他憑借一部《摩登保鏢》。

        在輪番角逐下,攬下第一個影帝。

        此后,便一路開先河,創新風,呈井噴式發展。

        拍一部,火一部。

        他在,票房在,口碑在。

        以至于后來居上的諸多喜劇片中,幾乎可見許氏影子。

        寧浩的《瘋狂的賽車》致敬他,

        周星馳的《百變星君》借鑒他。

        他,絕對是當之無愧的初代喜劇大王。

        那么,這張毫無喜感的臉。

        究竟有什么魔力,能成為稱霸一時的泰斗級人物 ?

        又究竟是怎樣,讓觀眾形成條件反射,一見他就發笑 ?



        我們先來看這張臉。
         
        不帥,也不丑。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演美男子,不可能。
         
        扮吹胡子瞪眼的丑角,又稍顯強行。
         
        處于尷尬境地,怎么辦?
         
        只好自成一派,一本正經地搞笑,即——
         
        很正經地做很不正經的事;
        很正經地說很不正經的話。
         
        然而這種方式,往往最為致命。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《雞同鴨講》里。
         
        他戴著邊框眼鏡,不茍言笑地介紹吃燒鴨步驟。
         
        第一步,讓肌膚與燒鴨緊密接觸;
        第二步,手輕拿,舌尖微舔;
        第三步,壓軸高潮,狂舔鴨腿。
        最后一步,舔手指。
         
        說到這里,他特意揚起聲調。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告訴旁邊的人,要投入,要忘我。
         
        因為每根手指,接觸燒鴨不同部位,會有不同味道。
         
        怎么樣?
         
        無語嗎?
         
        被他的一本正經騙進去了,哭笑不得吧。
         
        這段戲,不刻意造梗。
         
        不見五官亂飛,裝傻充愣。
         
        但,就有人被撓中笑穴,咯咯不停。
         
        也因其獨特的表演風格,他被稱為"冷面笑匠"。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除此外,道具、肢體、武打、諧音梗等元素。
         
        也在他影片中,充當重要角色。
         
        扮女裝 ?
         
        古早年間,他老人家早就玩過了。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還不止一次。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肢體喜???
         
        他用戲仿式打斗,手握香腸“雙截棍”,大展拳腳。
         
        逗得李小龍的影迷,笑到臉抽筋。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也用一左一右,一前一后幾個回合,鋪滿笑料。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鬼馬道具 ?
         
        他用篩子擋面粉。
         
        展示什么叫做燈下點燭,白費。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錯位敘事?
         
        他擅用巧合,《 半斤八兩》中。
         
        居于前景的人,明明跟著電視學烹雞。
         
        但后景的人,將遙控器一按。
         
        BGM變成健身操講解。
         
        一來二去,烹飪雞,變成給雞做體操。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屏幕里的他,不明就里。
         
        屏幕外的觀眾,手撫肚子,岔氣好久。
         
        同樣,也是《半斤八兩》里。
         
        他前腳得意,后腳跌坑。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這個長在眾人笑點上的男人。
         
        敏、諧、巧。
         
        一切都剛剛好。
         
        然而,誰又能想到。
         
        這個大師,當初是靠一部風月片,才邁入電影大門的。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如果給香港電影畫一張線性矢量圖。
         
        那么,許冠文一定居于正中央。
         
        他承上啟下。
         
        前有李小龍,后有周星馳。其地位,舉足輕重。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沒有進入娛樂圈前,他是個典型的奮斗男。
         
        讀書期間,勤工儉學。
         
        身兼數職,也不覺分身乏術。
         
        當過中學教師,做過廣告策劃師。
         
        勞碌之余,他還不忘關心三個弟弟,也就是日后的:
         
        “歌神”許冠杰,
        “幕后編導”許冠武,
        “僵尸片專業戶”許冠英。
         
        如名字一樣,文武雙全,英杰豪杰。
         
        他們都在此后,在各個領域擔當主力軍。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那時,許冠文輾轉多處,皆不得志。
         
        許冠杰在TVB唱歌,考慮到他能說會道。大學期間還擔任過辯論隊隊長。
         
        索性讓他試試。
         
        早期,他作為主持,在《星辰杯校際問答比賽》偶有出鏡。
         
        也替其他節目寫笑料,以此掙外快。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后來,他的幽默風趣引來領導青睞。
         
        1971 年, 無線電視新開一檔節目,名叫《 雙星報喜》。
         
        負責人把這個大梁,放在他和許冠杰肩上。
         
        兄弟搭配,干活不累。
         
        節目一經播出,就獲滿堂彩。
         
        觀眾愛看,就多播。
         
        原本每月難有一期,變成每周一期。
         
        當時,正愁新戲無合適角色的李翰祥。
         
        將目光鎖定在電視里這個年輕人身上。
         
        就他了 !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二話不說,他撥通電話。
         
        聽聞這個角色是一土匪頭子,還要剃光頭,貼胡子。
         
        許冠文滿臉寫著嫌棄,一口回絕:
         
        “不行,我要演帥哥?!?/a>
         
        李翰祥不罷休,煞費苦心,苦口相勸。
         
        說得唇焦舌敝,這才搞定許冠文。
         
        風月片《大軍閥》播出后,許冠文徹底火了。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趁著火勢,他趕趟接演了《丑聞》《一樂也》《聲色犬馬》。
         
        一時間,熱度讓眾人難企及。
         
        拍戲間隔,李翰祥還教他編寫劇本,剪接底片。
         
        得貴人提點,他的任督二脈一下被打開。
         
        在影視這條路上,越走越開闊。
         
        某次,導演在旁邊講戲。
         
        他猛然驚覺,原來每秒24幀的銀幕,可容納這么多自我表達。
         
        他心動了,想做“演生代”導演。
         
        于是嘗試編創,一人包攬所有活。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拿著《鬼馬雙星》的劇本,他走到邵逸夫跟前。
         
        提出獨立拍攝、平分利潤的想法。
         
        邵逸夫快刀斬亂麻,表示無商量余地。
         
        但當時的邵逸夫。
         
        全然不知那一刻,他做了一生中最錯誤的決定。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吃了閉門羹后,許冠文找到嘉禾。
         
        那陣,李小龍去世,嘉禾失去首張王牌。
         
        焦頭爛額之際,許冠文出現了。
         
        嘉禾幫他成立“許氏兄弟電影公司"?!豆眈R雙星》的拍攝,也終于提上日程。
         
        1974年,電影上映。
         
        正值香港轉型期,大眾郁結于心的情緒,在電影里得到排遣。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這部片的問世,堪稱一聲驚雷,轟動整個市場。
         
        就這樣,邵氏痛失一員猛將。
         
        在嘉禾扶持下。
         
        他繼續火力全開,打雞血似的創作。
         
        反響也一部比一部好。
         
         

         
        許氏喜劇能成黑馬,完全不意外。
         
        它笑料十足,情節主軸清晰。
         
        有伍迪艾倫式神經絮叨,有勞埃德式賣命競速。
         
        (左:勞埃德《安全至下》,右:許氏電影)
         
        加之每部都有驚人之筆,無疑是它創造票房神話的內因。
         
        當然,這些只是開胃小菜。
         
        真正讓“許氏電影”名留影史的,是其深沉思辨與人文關懷。
         
        一直以來。
         
        許冠文就極力重視,對現實生活的深水打撈。
         
        這也是他著墨最多、筆力最勁之處。
         
        《搶錢夫妻》中。
         
        他這把社會手術刀,無情喇開表象,將真相血淋淋擺出。
         
        沒有隔靴搔癢,只有辛辣。
         
        任何"偉光正"遇到這面鏡子,都會原形畢露,現出"假丑惡"真身。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而他這些作者性表達,與兩點相關。
         
        其一是他的成長經歷,其二是他的教育背景。
         
        小時候的他,并非含著金湯匙出生。
         
        住在木屋區,沒水沒電。
         
        每天醒來首件事,是思考怎樣填飽肚子。
         
        小小年紀,就與各種市儈分子周旋。
         
        久而久之,他對社會的洞察力日漸敏銳。
         
        這些苦頭。
         
        也成為他日后,建構喜劇帝國的磚頭。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后來,他就讀于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。
         
        喜劇觀,被深深影響。
         
        創作時,他機敏地將生活擷取,提純。
         
        扛鼎之作《半斤八兩》中。
         
        開場那句“一生一世為錢幣做奴"。
         
        展現出逐利、浮躁、全員賭徒的社會。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港人在嘻笑間,窺見自己。
         
        被譏諷,卻不忿恨。
         
        相反,還看得輕松,看得愉悅。
         
        同樣,《摩登保鏢》也表現了市民的茫然。
         
        那時,殖民陰影還未消散。
         
        香港這座“傷城”,有太多孤島情結。
         
        每個人都很矛盾,想找尋一份自我認同。
         
        大眾的心理,被許冠文拿捏得死死。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他的電影,也幾乎與整個社會語境相契合。
         
        任意點開一部,都可看到香港的各個切面。
         
        《半斤八兩》里,他展現勞工被異化。
         
        汽水瓶工廠里,麻木的打工仔。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與《摩登時代》里擰螺絲的夏爾洛,有異曲同工之妙。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老板給員工吃雞爪,自己卻獨享一只雞。
         
        這些情節,藏著許冠文的叩問,嘲弄,鞭撻。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《新半斤八兩》里,他諷刺小布爾喬亞們的假情調。
         
        《賣身契》中,他揶揄電視行業,披露勞資關系。
         
        用一紙合約。
         
        隱喻大魚吹小魚,小魚吃蝦米的剝削鏈。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《雞同鴨講》中,他關注時代變遷。
         
        用雞鴨兩物,一展傳統與現代的博弈。
         
        許冠文,就是這樣一個有社會擔當的人。
         
        不居于精英立場,不迷戀宏大范式。
         
        只做小人物的微觀敘事。
         
        不拔高,不上升。
         
        通俗,但不低俗。
         
        用娛與藝的復調式表達,全方位展人生百態。
         
         

         
        1991年。
         
        《豪門夜宴》中這一幕,讓無數影迷記憶深刻。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許冠文與周星馳二人,就雞頭雞尾展開辯論。
         
        最終,許冠文將話語權讓給周星馳。
         
        這一刻,被大眾視為"喜劇之王"的交接儀式 。
         
        經過此次"交接"。
         
        許冠文于次年拍完《神算》后,逐漸息影。
         
        下啟他的,是拿過接力棒的周星馳。
         
        周星馳在后現代主義思潮下,用解構,用消解。
         
        給觀眾提供了充盈的爽感和快感。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再到后來,敘事變奏,我們迎來泛喜劇時代。
         
        分流多,競爭大。
         
        各喜劇類型粉墨登場。
         
        有人大喊港片已死。
         
        在香港續航能力低迷的導演,轉入內陸。
         
        許冠文也在淡出后,一直探尋新的喜劇手法。
         
        他說:
         
        “不是不想拍,是沒有想好怎么突破?!?/a>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他偶爾接戲,但要求很高。
         
        不管大制作小制作,只看故事好不好。
         
        是啊。
         
        笑,從來不止是技術,更是門藝術。
         
        度的把握,要求極精準。
         
        過了,是鬧??;
        淺了,流于輕??;
        深了,又高臺教化。
         
        所以即便很多創作者搜腸刮肚,掏空自己。
         
        也是偶有佳句,難成佳章。
         
        這時,我倒是開始懷念那個戴著眼鏡,一本正經在搞笑的許冠文。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因為他。
         
        不靠奇技淫巧的三俗;
        不靠葷素齊飛的段子;
        也不搞多梗并用,大鍋亂燉。
         
        始終根植于生活土壤,從市井處發芽。
         
        給予我們笑聲的同時,也給了我們太多眼淚與哲思。
         
         


       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,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,不代表本站觀點。請注意甄別內容中的聯系方式、誘導購買等信息,謹防詐騙。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,請點擊一鍵舉報。
        從APP上打開文章,閱讀全文并永久保存 查看更多類似文章
        來自:周沖的影像聲色  > 待分類
        舉報
        [薦]  原創獎勵計劃來了,萬元大獎等你拿!
        猜你喜歡
        類似文章
        喜劇/動作《千面天王》郭富城
        娛樂圈公認的新四大喜劇天王,沈騰第二,王寶強第三
        美國喜劇天王亞當·桑德勒 2億票房爆笑喜劇【長大后】
        香港電影七大類型片
        電子商務教主PK喜劇天王--夢想值得收藏!
        被唱歌耽誤的喜劇天王?盤點張學友喜感十足的搞笑角色
        更多類似文章 >>
        生活服務
        綁定賬號成功
        后續可登錄賬號暢享VIP特權!
       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,
        可點擊這里聯系客服!
        欧美大胆A级视频
      5. <tr id="lmcnj"><nobr id="lmcnj"><delect id="lmcnj"></delect></nobr></tr>
      6. <ins id="lmcnj"><video id="lmcnj"><var id="lmcnj"></var></video></ins>
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lmcnj"><small id="lmcnj"></small></noframes>
          1. <code id="lmcnj"></code>
          2. <noframes id="lmcnj"><small id="lmcnj"></small></noframes>
          3. <menuitem id="lmcnj"></menuitem>
            <kbd id="lmcnj"></kbd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