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r id="lmcnj"><nobr id="lmcnj"><delect id="lmcnj"></delect></nobr></tr>
  • <ins id="lmcnj"><video id="lmcnj"><var id="lmcnj"></var></video></ins>
        <noframes id="lmcnj"><small id="lmcnj"></small></noframes>
      1. <code id="lmcnj"></code>
      2. <noframes id="lmcnj"><small id="lmcnj"></small></noframes>
      3. <menuitem id="lmcnj"></menuitem>
        <kbd id="lmcnj"></kbd>
      4. 未登錄

        開通VIP,暢享免費電子書等14項超值服

        開通VIP
        昨日突然公布她離世,全網震動

        2022-04-02

        老話常說:福無雙至,禍不單行。

        在舉國為東航MU5735上132位同胞哀悼時,又一個不幸的消息傳來:

        3月21日晚,鄧小嵐老人去世,享年79歲。

        圖源:新浪微博

        明明上個月,因為北京冬奧會,人們才剛剛認識這位老人啊。

        她和馬蘭村孩子們的故事,感動了無數人——

        她是又一位“張桂梅”,帶著孩子們以及他們的愛與夢想,走出大山;

        因為她,孩子們才能站在冬奧會開幕式這個世界矚目的舞臺上,向全人類唱出代表中國的歌聲。

        圖源:人民日報

        忙完了冬奧會的表演,鄧奶奶原本應該正在忙于籌備屬于大山孩子們的音樂節。

        這個噩耗,來得未免太過突然。

        鄧小嵐老人如今最放心不下的,或許就是這群唱歌的大山孩子們。

        孩子們從小長大的地方——太行山深處的馬蘭村。

        偏遠、破敗,曾經是這里的代名詞。

        房子隨時都要倒塌、逢雨天肯定漏水、雜草叢生,很難相信當地的人們就這樣居住其中。

        圖源:b站 保定青年

        在這樣的環境中,生存都艱苦,何談生活。

        鄉親們連講個人衛生都很難,上廁所不用水沖,因為沒有人在意生活品質到底是什么。

        音樂對于馬蘭村而言,曾經只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夢。

        馬蘭村小學所有的老師里,會唱歌的老師原先一位都找不出。

        圖源:《馬蘭的歌聲》紀錄片

        鄧小嵐老人,硬生生在這種條件下,給馬蘭村的孩子們筑起了音樂夢。其背后的困難可想而知。

        而她這么做的理由,是因為自己也曾是半個“馬蘭村人”。

        在馬蘭村,老一輩鄉親們更習慣叫鄧小嵐的乳名,“小嵐子”。

        1943年,鄧小嵐出生在這里。當年正值日寇對晉察冀邊區進行瘋狂掃蕩。

        鄧小嵐的父親鄧拓(人民日報前社長和總編輯),時任《晉察冀日報》(人民日報的前身之一)社長,馬蘭村正是這份報紙的舊址。

        一邊躲避著敵人的掃蕩,一邊艱苦辦報。鄧拓創下了“用八匹騾子辦報”的奇跡。

        “一邊游擊,一邊辦報?!稌x察冀日報》如同射向日本侵略者的'子彈’?!?/span>

        鄧小嵐的父母 鄧拓 丁一嵐

        當年的條件,何其艱辛與危險。

        “1943年秋,日軍發動掃蕩,妄圖滅掉報社。馬蘭村及附近鄉親為掩護報社,19人慘遭殺害?!?/span>

        鄧小嵐的母親丁一嵐,決定將小嵐子托付給一家農戶寄養。(丁一嵐是當時《晉察冀日報》的通訊員,后來她也是1949年開國大典的播音員、北京人民廣播電臺第一任臺長。)

        “一次突圍后,我的媽媽在山洞中生下我,將我寄養在干爹陳守元家中,整整3年?!?/span>

        3歲前,鄧小嵐在馬蘭村度過了童年,她對這片土地的感情很深。

        隨著新中國成立,鄧小嵐也被父母接回到北京。

        鄧小嵐和干爹干娘的合照

        歲月兜兜轉轉,鄧小嵐逐漸鐘情于音樂領域。

        她考入清華大學化工系,就加入了清華的樂隊,度過了6年有音樂陪伴的時光。

        后來在山東工廠工作的25年里,她也帶領女工們發展音樂愛好,讓音樂陪伴她們從少女到母親,再陪伴她們的孩子慢慢長大。

        調回北京后,1998年鄧小嵐在北京市公安局科技處退休。

        但這么多年,她始終沒有忘記馬蘭村。

        她決定再次回到這里,追憶父輩的紅色印記。

        圖源:人民日報

        雖然外面的世界早已大變樣,但馬蘭村依舊是破敗的模樣。

        “原來路不通,馬蘭村就像一個死胡同一樣,要出去還得原路返回?!?/span>

        像鄧奶奶在馬蘭村的鄰居梁林江所說,沒什么好看的,沒有人愿意專門開車來馬蘭村。

        馬蘭村的小學教室,破到快塌了,“房間里要用大木頭支著房頂?!?/span>

        鄧小嵐想洗個澡,找遍全村都找不到任何一個地方。

        “我親眼見過打著吊針的女孩媽媽舉著吊瓶上廁所,多不衛生啊,我自己也是,下雨時傘都沒地方放,蹲在里頭身子給淋濕了一半?!?/span>

        小學門口的水溝,被孩子們扔滿了垃圾,甚至堆成了小山。

        這里的一切都太過于落后。而真正刺痛鄧小嵐的一件事,讓她奉獻出了接下來的人生——

        2004年6月,她代表《晉察冀日報》研究會,在村里給當年“馬蘭慘案”里19位犧牲的鄉親修建紀念碑。

        在清華念工科出身的鄧小嵐,無論是畫設計圖還是量尺寸、選料下料,所有事都自己干。

        紀念碑修好了,她邀請馬蘭村的孩子們為先輩唱首歌。

        孩子們張著嘴,別提國歌,連《小燕子》《我愛北京天安門》等知名的歌謠都唱不出。

        圖源:《馬蘭的歌聲》紀錄片

        鄧小嵐無法想象,這些不會唱歌的孩子們和他們的父輩們,是用怎樣的方式,去抒發自己內心的情緒和感受。

        所以,她決心徹底改變這一切。

        她找到自己的兄弟姐妹,集資了4萬元,將小學的4間危房翻修成7間校舍;

        她號召村里蓋新房時,留出洗澡間,馬蘭村陸續有了太陽能;

        她寫宣傳單,分發給鄉親們,提倡大家蓋衛生間,用水沖廁所,用抽水馬桶;

        她將孩子們校門口的垃圾山,蓋成了垃圾池,便于集中焚燒垃圾......

        馬蘭村變了,再也不是那個破敗、落后的地方。

        圖源:中國婦女報

        鄧小嵐提倡可以因地制宜,發展紅色旅游。

        鄉親們找到鄧小嵐,想請她幫忙調和與開礦公司的矛盾——

        原來村里為了發展,花70萬辦了開礦證,來解決勞動力就業。

        但隨著開礦公司進駐,太多和發展紅色旅游相悖的事開始出現。

        在馬蘭村,鄧小嵐成了備受鄉親們信任的那個人。

        鄧小嵐和家人一起,給村里建游覽廣場,籌錢20萬建“晉察冀日報展覽室”......

        哪怕是在疫情緊張的時候,她仍留在當地,為馬蘭村的紅色旅游事業,獻出一份力。

        而她心里最想完成的目標,是將曾破敗的馬蘭村,變成一個有音樂的童話世界,給孩子們一個夢。

        沒什么,都不能沒有音樂。孩子們必須要快快樂樂地長大。

        鄧小嵐從親戚朋友、家人同事那里,到處搜尋,找到了鋼琴、小提琴、手風琴、吉他......

        她成了村里第一位音樂老師,什么樂器都教。

        圖源:人民日報 下同

        勺子、鈴鐺和鋁合金鋸條等,都在她的幫助下,成了孩子們的樂器。

        鄧小嵐留在這里義務支教,給孩子們捐贈了500件樂器、近千冊圖書,培養出了200多名學生。

        她帶著孩子們,走出大山,去北京,看奧運場館、游樂園、動物園......

        2006年,她給孩子們成立了馬蘭小樂隊。帶著這支樂隊,他們去各處演出,從北京的公園到冬奧會開幕式,從北京臺、湖南臺再到央視......

        這么多年,鄧小嵐將自己的所有退休金都用在了馬蘭村的孩子們身上。同時她也不斷籌集資金,幫助孩子們實現夢想。

        鄧小嵐幫助的,不只有孩子們。

        當馬蘭村的鄉親們需要去北京看病,鄧小嵐就會義不容辭幫忙聯系醫院,甚至陪著鄉親們去看病。

        有位家中非常困難的鄉親,因為藥只能在北京買到,鄧小嵐就每次親自帶藥從北京去馬蘭村,而且不收鄉親一分錢。

        這一切說起來簡單,做起來難。

        馬蘭村位于河北省阜平縣城南莊鎮,北京到這里的距離不算近,一共300多公里。

        鄧小嵐需要來回跑。在那個交通不發達的年代,她要先從北京坐火車、轉汽車再坐班車,早出晚歸。

        曾經,她從北京到馬蘭村,來一次要花費整整一天的時間。

        就這樣,她堅持了整整18年,奔波了20多萬公里,能繞地球五圈。人的一生,又能有多少個18年?

        如果說,鄧小嵐來之前的馬蘭村,是大多數過去中國農村的模樣。

        那她來之后,如今的馬蘭村,就是現代中國農村的寫照——

        孩子們不僅成立了自己的馬蘭村小樂隊,還有一條屬于自己的山谷、一座自己的舞臺。

        山谷的名字,叫音樂谷;舞臺的名字,叫月亮舞臺。鄧奶奶就是在月亮舞臺上籌備音樂會時倒下的。

        月亮舞臺是由參加第一屆馬蘭兒童音樂節的孩子們,在長大后設計的。鄧小嵐給了他們走出大山的機會,他們忘不了山里其他的鄉親與下一代。

        圖源:b站 保定青年 下同

        孩子們在月亮舞臺上表演。鄉親們在一旁的臺階上,拾階而坐,欣賞著這隱藏在太行山深處的美妙歌聲。

        更值得一提的是,孩子們還有一座音樂城堡。它是由鄧小嵐自籌資金打造的。

        因為鄧小嵐老人希望能給孩子們一個他們喜歡的夢想樂園,這里也成為了孩子們學習音樂的地方。

        而它的原型完全來自于孩子們繪畫出來的、自己心目中童話王國城堡的模樣。

        從原本的小山丘,到打地基、“城堡”落成。春去冬來,裹上一層厚厚銀裝后,這里越發像是童話世界。

        音樂城堡,從大門口開始便盡是關于音樂的浪漫細節——

        屋外的烏黑鐵門上,音樂古琴的圖案;屋外的欄桿上,由一個個音符組成的五線譜……

        鄧小嵐說,如果會識譜的人看到了,自然會不自覺地將它唱出來。而這首歌,就是馬蘭村孩子們自己的歌。

        這里不僅是鄧小嵐和孩子們長大的馬蘭村,更是鄧小嵐給孩子們鑄建的音樂童話夢。

        孩子們靠著音樂,慢慢走出大山。

        有人還讀了藝術專業,改變了自己的命運。

        比如當年在破敗的教室里,跟著鄧老師按響琴鍵的孫志雪,如今已經是北方民族大學音樂學專業的畢業生。

        她的畢業論文,則是研究莫扎特《G大調第一長笛協奏曲》的演奏技巧。

        曾經指縫間滿是泥土的孩子們,也成了能夠談論高雅藝術的大人。

        這樣的孫志雪們有很多。

        而接近80歲的鄧小嵐,也一步步帶著下一代孩子們,和他們的“馬蘭花合唱團”,想要登上更多更大的舞臺。

        陪他們學習難懂的希臘語。車里、家里、教室里,鄧小嵐戴著老花鏡,對著標滿拼音的簡譜,一遍遍練習著。

        這一刻,快80歲的她,仍然是孩子們的引路人。

        大山里的孩子們唱進了大城市,唱進了冬奧會。音樂給他們的人生,增添了色彩。

        這支來自太行山深處的馬蘭花合唱團,就是對愛與夢想最好的注解。

        就像北京冬奧會開幕式總導演張藝謀那段話:

        “中國人跟所有人都一樣,那么真誠那么善良,那么愛美那么浪漫?!?/span>

        這群孩子們,替全新的馬蘭村、替全新的中國,站在了世界的面前。

        而直到看著孩子們,穩當當地站在了冬奧會的舞臺上,鄧小嵐才真正松了口氣。

        這一刻,她比誰都明白,夢想與奉獻的力量。

        很多人都說,鄧小嵐像是又一位“張桂梅”。

        她曾被選入2011年感動中國的候選人。

        因為她幫助大山深處的孩子,最終實現了站上國際舞臺的夢想。

        唱響了《奧林匹克圣歌》這支奧運會開幕式、閉幕式都必不可少的曲目。

        而在鄧小嵐幫助的這支合唱團中,有不少都是女童。

        我們都知道,女童失學率一直是讓人揪心的話題。

        2016年全國婦聯和中國少年兒童基金會,就拿出了一份數據:

        “每年,全球有6500萬女童輟學,其中有1400萬18歲以下的女童結婚,1.5億女童遭受不同程度的性暴力?!?/span>

        音樂,給了她們同樣的夢想,可以發展自己的藝術特長,通過另一條路改變自己的人生。

        圖源:央視網

        她們都在以自己的方式,改變著現狀。

        卡夫卡曾說,愛很簡單。

        “凡是提高、充實、豐富我們的生活的東西就是愛。通向一切高度和深度的東西就是愛?!?/span>

        我們在鄧小嵐們身上,看到了愛,看到了一種高尚。

        一種不僅關注自身,更關注人類共同命運的大愛與高尚。

        而那些被愛改變的人呢?就像鄧小嵐的女兒、中央音樂學院副教授劉明明說的那樣:

        “一個人的一生,可以沒有音樂。

        但如果有了音樂,一定會讓他們的人生散發出不一樣的光輝?!?/span>

        鄧奶奶雖然離去了,但她的心愿也實現了。

        昨天,劉明明教授也替媽媽鄧小嵐,向所有關心她的人回復:

        “親人們,朋友們,一直以來關心著我和馬蘭的人們,看到馬蘭的孩子們都在美好的音樂中長大了,鄉親們的生活也好起來了,親人們都過著幸福美滿的生活,我的心愿都已經實現了,我也要去和我的爸爸媽媽團聚了。

        在這里向大家道一聲再見,愿我給你們留下的都是快樂美好的記憶。祝福馬蘭,祝福大家,祝福未來……”

        點個“在看”。致敬鄧小嵐。愿老人一路走好。

        致敬像她一樣,為孩子們帶去愛和夢想的人。

        感謝他們,給了別人不一樣的人生。感謝他們,讓我們在苦難的人間,能看到愛與希望。

        參考資料:

        《鄧小嵐與音樂改變的村莊》三聯生活周刊 2011年第35期

        《再見,鄧小嵐》冰點周刊

        《愛在馬蘭——追憶鄧小嵐》保定日報

        《馬蘭的歌聲》紀錄片

        保定團市委 鄧小嵐相關宣傳片

       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,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,不代表本站觀點。請注意甄別內容中的聯系方式、誘導購買等信息,謹防詐騙。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,請點擊一鍵舉報。
        從APP上打開文章,閱讀全文并永久保存 查看更多類似文章
        來自:視覺志  > 待分類
        舉報
        [薦]  原創獎勵計劃來了,萬元大獎等你拿!
        猜你喜歡
        類似文章
        鄧拓之女鄧小嵐:用音樂改變一座村莊
        感恩老鄉70多年前撫育之恩,79歲的她把44個山里娃帶上冬奧會舞臺
        鄧小嵐是原晉察冀日報社社長鄧拓之女,戰火紛飛的年代,鄧小嵐被寄養在馬蘭村附近一戶村民家中整整3年。對她來說,馬蘭村是她的第二故鄉,在生前最后18年里,她把大部分時間和精力投入這個小山村
        來自河北的44個山里娃 把《奧林匹克圣歌》唱給世界聽
        鄧拓之女鄧曉嵐:用音樂改變一座村莊
        冬奧童聲-春燕掠影-詩詞鑒賞
        更多類似文章 >>
        生活服務
        綁定賬號成功
        后續可登錄賬號暢享VIP特權!
       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,
        可點擊這里聯系客服!
        欧美大胆A级视频
      5. <tr id="lmcnj"><nobr id="lmcnj"><delect id="lmcnj"></delect></nobr></tr>
      6. <ins id="lmcnj"><video id="lmcnj"><var id="lmcnj"></var></video></ins>
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lmcnj"><small id="lmcnj"></small></noframes>
          1. <code id="lmcnj"></code>
          2. <noframes id="lmcnj"><small id="lmcnj"></small></noframes>
          3. <menuitem id="lmcnj"></menuitem>
            <kbd id="lmcnj"></kbd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