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r id="lmcnj"><nobr id="lmcnj"><delect id="lmcnj"></delect></nobr></tr>
  • <ins id="lmcnj"><video id="lmcnj"><var id="lmcnj"></var></video></ins>
        <noframes id="lmcnj"><small id="lmcnj"></small></noframes>
      1. <code id="lmcnj"></code>
      2. <noframes id="lmcnj"><small id="lmcnj"></small></noframes>
      3. <menuitem id="lmcnj"></menuitem>
        <kbd id="lmcnj"></kbd>
      4. 未登錄

        開通VIP,暢享免費電子書等14項超值服

        開通VIP
        白人棄嬰被北京夫婦收養,多年后成頂尖科學家:我不是老外,我愛中國!

         

        文|鹽罐

        湛藍的眼睛,微卷的銀發,高聳的鼻梁,深陷的眼窩,

        看著眼前這個頭發花白老人,怎么看都是不折不扣的“老外”。

        可等他一開口,一口地道的北京腔又讓人疑惑不已:

        普通話說這么溜,這得在中國待多久???

        不過你要是上去搭腔,說什么“老外”之類的話,

        他準要跟你急,并不厭其煩地說了再說:

        “我不是老外,我是外裔中國人!”

        他的名字叫李憶祖,作為我家知名的地質學家,

        在過去60年間,他扎根新疆,風塵仆仆勘察煤田,踏遍了高山大漠,

        為我國的邊疆建設做出了杰出的貢獻!

        而他與中國的這份羈絆,又是怎么開始的呢?

        戰爭時期被遺棄在醫院成孤兒
        一對善良的中國夫婦將他收養 

        把時間拉回到兵荒馬亂的80多年前,

        當時日本正發動侵華戰爭,其所到之處,

        常常實行燒光、殺光、搶光的“三光政策”。

        中國大地一時間煙霧彌蔓,哭聲四起,滿目瘡痍,慘不忍睹。

        1938年,一個白人男嬰在天津一家名叫“馬大夫”的教會醫院呱呱墜地,

        可迫于當時的形勢,很多旅居的外國人不得不想法設法輾轉離開中國。

        這其中也包括那個嬰孩的親生父母,

        或許是繁雜的回國手續辦理,或許是怕旅途的兇險,又或者是當時遭遇了不測……

        總之他們沒捎下什么信息便匆匆離開,獨留那個嬰孩成了“炮火中的孤兒”。

        至此,父母是誰,是哪國人,現在身在何處,又為何拋棄了他?

        等等的疑問,用后來長大成人的男孩的話說,就是:

        “他們從我的生命中完全消失了,這給我留下一個完全無解的謎?!?/strong>

        當時醫護人員在發現小孩被遺棄后,也在第一時間找尋過,

        不過當時的天津局勢混亂、魚龍混雜,醫院根本就難以將他們追回……

        在危難之際,是山東一對叫李端甫、趙秀珍的中國夫婦收養了他,

        他們本以為只是亂世中一段珍貴又短暫的緣分,

        可誰曾想,當初“收留”的決定,竟成了后來長達一生的羈絆。

        夫婦倆給他起了個名字,叫李憶祖,

        希望他不要因為自己有著外國血統,就忘了養育他的這片土地。

        李憶祖的養父李端甫,是當時一家天津外商公司的經理,一家人的生活頗為富庶,

        養父母乘著列車將李憶祖抱回了北京,

        凡是家里其他兄弟姐妹有的,養父母也視如己出的對他,從未虧待什么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有一次他扁桃腺發炎需要做手術,

        父親動用關系,特別請當時的同仁醫院耳鼻喉科主任來為他看病……

        在李憶祖的口中,父母都是十分傳統的中國人,

        堅毅而又可靠,在當時為他在亂世中提供了一個遮風擋雨的港灣。

        上學因長相慘遭同學霸凌 
        養母鼓勵他考進北京地質學院

        后來,戰爭形勢變得越發嚴峻,敵軍整日在街上搜捕,

        李憶祖白皮膚、眼窩深陷、鼻梁挺直的長相,

        也給這個家庭帶來了巨大的威脅,一家人整日過得提心吊膽。

        有一次,養母帶著他經過北京車站一片德國墓地時,

        掃墓的一德高老太太看到他喜歡得不得了,非要收養他,

        母親沒多想便直接拒絕,并將他送回了山東老家,和姥姥姥爺一起生活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鄉下人純樸善良,李憶祖雖然不必再擔心受到迫害,

        不過由于村莊已遭淪陷,他每天上學要升日本國旗,唱日本國歌:

        “那對小孩子來說,有種說不出的郁悶和灰暗?!?/strong>

        一直到1945年抗戰勝利,李憶祖才重新被養父母接回北京生活、學習。

        回京后,他的求學路并非一帆風順,

        這副純正的西方面孔,致使他遭受了太多外界并不友善的目光,甚至是霸凌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有很長一段時間,他都只敢戴著帽子上學,以遮蔽自己顯眼的金發……

        養父母除了李憶祖之外并沒孩子,因而是視若己出,悉心呵護。

        哪怕是后來夫妻倆離婚,失去經濟來源的養母落魄到去工廠做工,也沒半句怨言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母親告訴他要做一個有骨氣的人,勇于面對質疑,活出男子漢該有的樣子!

        母親的那句“做人要有骨氣”,

        再加上當時就讀的北京二中的校訓“為實現理想走進來,為服務社會走出去”,

        陪伴著他走過了漫漫求學路。

        在中國文化的熏陶下,李憶祖不僅會說一口流利的普通話,

        看到武俠小說里對天南海北的描繪后,他對地理產生了濃厚的興趣。

        功夫不負有心人,憑借自己的努力,他考入了北京地質學院,攻讀地質專業。

        李憶祖和北京地質學院同學合影

        作為建國初期成立的八大學院之一,北京地質學院的風頭根本不輸清北,

        學成后的李憶祖,被分配到了北京工作,

        名校履歷,穩定的工作,他的前途本來足夠讓很多人艷羨不已,

        可李憶祖卻偏偏不愿走這條,看起來更輕松也更平坦的路……

        當時國家正在號召知識分子去新疆參與邊疆建設,

        早就想國家做貢獻的李憶祖,也激動地在報名表上寫下了自己的名字。

        那時的新疆荒涼而貧瘠,條件異常艱苦,

        “你一個外人跑邊疆去干什么?”

        一些人甚至還惡意揣測,懷疑他是不是暗中和境外的勢力有勾結。

        面對惡言,李憶祖坦然應對:

        “我學的是地質測量與找礦專業,新疆這片廣袤的土地,

        有著很多地質勘測的空白點,更蘊藏著數不清的礦產資源。

        這正是祖國工業建設迫切需要的。我只有深入到一線,才能最大限度地發揮作用?!?/strong>

        回家后,李憶祖對養母說了自己的想法,

        母親聽后既欣慰又心酸,去邊疆建設自然是好,可畢竟那地方這么遠……

        盡管沒有血緣關系,可多年的陪伴,讓他們早已成了無法割舍的親人。

        她穩了穩情緒后,只是跟兒子說,不要有后顧之憂,大膽去干吧!

         

        背負著沉甸甸的期待,在排除萬難后,

        經過長途跋涉,李憶祖終于到了新疆煤炭工業管理局156煤田地質隊,從事煤炭地質普查工作。

        超37.5萬人聽過他講課
        說自己只是個“土生土長”的中國人

        到了新疆156隊擔任地質工程師以后,

        他從未覺得自己是大學生,就可以搞特殊化。

        干活時,他總是拿著羅盤和地圖忙前忙后,不管臟活累活都搶著做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他與工人們一道,騎著馬,帶著一頂帳篷,或開著越野車,駛入荒無人員的地區,

        拎炸藥,抬冰川,澆汽油……每天動輒需要勘測三四十公里。

        攀登高山雪嶺、跋涉荒漠戈壁因為工程量太大,氣候惡劣,

        每去一次野地勘探,至少都要待上十天半月,

        在沒有充足的食物補給時,忍饑挨餓都是常事,有時晚上甚至還要席地而眠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常年奔波在高原之上的他,還凍出了關節炎,常年犯病,但他卻總說:

        “新疆善良的、心存關懷的人也太多,我心里對這片土地充滿了熱愛?!?/strong>

        很多次,他在野外考察時陷入困境,

        有全家老小拿著鐵制農具,把他的車從泥地里拉出來的;

        有為他端上熱氣騰騰的奶茶讓他驅寒,為他指路的……

        牧民們的熱情,讓他對這片荒蕪的土地產生了深厚的情感,

        他在這兒娶妻、生子,一待就是幾十年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李憶祖一家

        經過20年的工作,從吉木乃到青河,從準噶爾到塔里木,

        他踏遍天山南北,足跡遍布了新疆的大部地區。

        新疆的地質資料,早就“拓印”在了李憶祖的腦海里,

        而他也從當年那個熱血青年,蛻變成了一位德高望重的地質學專家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雖然作為一名“土生土長”的中國人,

        但長相帶給他的苦惱并未徹底消解,文革時期,

        他在西安搞航空測量、在湖南找礦時,曾多次被人懷疑而遭受盤查,

        還說他崇洋媚外,總之加了很多莫須有的“罪名”。

        可面對這些“罪名”,

        他心里卻非常坦然,別人見抓不住什么把柄,后來也就“放過”他了。

        1988年,隨著年齡的日益增長,李憶祖的身體大不如前,不得不退居二線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不過他也沒閑著,開始擔任烏魯木齊“關心下一代工作委員會”的常務副主任,

        做起了新疆基礎教育工作。

        由于見多識廣,他上課時從不照本宣科,

        追求的教育原則就是:“因地制宜、因人而異?!?/strong>

         

        17年來,他輾轉了南北疆56個縣,

        義務授課795場,37.5萬人聽過他講課,用自己的余熱表達對中國的愛……

        雄渾的大山和廣闊的大漠,業余李憶祖總會拿著相機記錄下新疆四季變換的美景,

        在講課期間也總會將這些照片給學生們看,并說道:

        “我這一生沒有什么轟轟烈烈的事情,

        但我所做的一切,都是我應該做的、想要做的。

        我生在中國,長在中國,理應用自己所學的知識,更好地回報祖國?!?/strong>

        從一個被遺棄的孤兒,到今天知名的地質學家和教育家,

        他花一輩子時間研究地質、著書育人,只為報答養這份“養育之恩”。

        看著這位頭發花白,操著地的京腔的老人,

        或許一刻,他的諸多標簽都被抹去,

        只剩下了一個——中國人。

        作者:鹽罐。?? 平凡的95后中文系少年,寫寫文吐吐槽,不按常理出牌,清醒明辨是非。路過地球一趟,總得撒點鹽再走~ 記得關注并星標 ??「撒鹽少年」~

        撒鹽少年
        向這世界,撒一點鹽。
        290篇原創內容
        公眾號
       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,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,不代表本站觀點。請注意甄別內容中的聯系方式、誘導購買等信息,謹防詐騙。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,請點擊一鍵舉報。
        從APP上打開文章,閱讀全文并永久保存 查看更多類似文章
        來自:亮哥eoim8x8y62  > 新文4
        舉報
        [薦]  原創獎勵計劃來了,萬元大獎等你拿!
        猜你喜歡
        類似文章
        生活服務
        綁定賬號成功
        后續可登錄賬號暢享VIP特權!
       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,
        可點擊這里聯系客服!
        欧美大胆A级视频
      5. <tr id="lmcnj"><nobr id="lmcnj"><delect id="lmcnj"></delect></nobr></tr>
      6. <ins id="lmcnj"><video id="lmcnj"><var id="lmcnj"></var></video></ins>
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lmcnj"><small id="lmcnj"></small></noframes>
          1. <code id="lmcnj"></code>
          2. <noframes id="lmcnj"><small id="lmcnj"></small></noframes>
          3. <menuitem id="lmcnj"></menuitem>
            <kbd id="lmcnj"></kbd>